臺北,天龍國人,早安!

方偉達老師 2017年12月22日 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25498376_1503722299735835_2684180747773288160_n#今天臺北天龍國藍!

一早,舜舜在鬧脾氣,我知道他的心情是很複雜的,因為今天我要到他的幼兒園中講故事。他希望我去,又叫我不要去。

這學期,竣竣國小一年級班上,家長講故事,一下子就額滿了,我也擠不進去。但是,舜舜的幼兒園,家長卻沒有那麼熱衷。我第一次講,小朋友的反應超熱烈,我講到小水鴨到臺灣,華江橋原本在十幾年前,每年有一萬多隻,到現在剩下八百隻來到臺灣。小水鴨到了桃園陂塘,看到太陽能板,以為是一片大湖,一飛下去,撞到小水鴨頭腫一個包包,撞昏了。

小朋友聽到笑到東倒西歪。我發覺,我的傳播達到「笑果」。我發覺,在大人世界,我非常孤寂,但是在小朋友的世界,我卻得到了共鳴。就隨口問問幼兒園的小朋友,「嗯,太陽能版是甚麼?這要怎麼解釋?」有一個小朋友回答:「光電版。」

我突然有一種「獲得救贖」的感覺。我在繼續深化上,解脫了。因為我不用再解釋。當我說的,能夠得到小朋友的共鳴,這是一種教學上的最高境界。

於是,在聖誕節前夕,我又重返幼兒園,用我有限的時間,講了一個天龍國外星人的故事。

「話說,天龍國外星人長的像是恐龍。」「他們自稱龍的傳人。」「當他們來到地球的時候,發現恐龍滅絕了。請問,恐龍滅絕的原因。」

我戴起了耶誕老公公的帽子,將聖誕樹當做道具。一次放出了四本書,答對的小朋友,我和我太太到文具王買了許多文具小禮物,準備大放送。

「火山爆發。」聽起來不錯,以幼兒園的小朋友來說,答到火山爆發,就很不錯了,我繼續回答。

「在六千五百萬年前,有一個隕石撞到地球。」其實,這也是一種假說,不過,真實的原因,還有待考證。

我繼續測驗幼兒的底線。

其實,當我談到幼兒環境教育時,全中華民國都還沒有SSCI期刊的發表,在全世界中,我也只看到一篇幼兒環境教育SSCI的研究。但是,我一直覺得,臺灣幼兒的環境素養,名列前茅。只可惜,政府不願意花錢做研究,專們進行學齡前和幼兒園教育的學者,也不願意做這些環境素養的調查,因為連問卷的調查量表,都搞不定。只能做做看質性的分析。

當然,知識性的問題,對於小孩,有時候太難。我向小朋友描述了一個天龍國外星人來到地球,發覺他們的祖先恐龍都滅絕了。地球上後來存在的是人類。但是,人類對於環境實在不友善,破壞了大自然。

一早,舜舜告訴我:「我希望聖誕老公公送我刀和槍。」我問他說:「為甚麼?」「因為大家都有。」我告訴舜舜,聖誕老公公喜歡世界和平,他不會送給小朋友刀和槍。拿刀拿槍的人,除非是警察和憲兵,都在幹壞事,除非是保衛國家的軍人,都在幹壞事。

「各位小朋友,人類在地球上,有沒有做好事?」小朋友搶著回答,他們的好事,包含了「資源回收」、「節約用水」,我這個聖誕老公公又開始大放送了,送完了文具,開始送糖果。但是,我不太喜歡小朋友吃糖果,就送給小朋友我從韓國帶回來的人參糖。我告訴小朋友:「不能夠吃糖的小朋友,回家送給爸爸媽媽。」

我的天龍國人,從海洋到陸地繼續探險,探險到了未來,我不知道到了未來,地球還能撐多久。我後來乾脆教學教起臺灣的保育類昆蟲。讓大家看看非常美的臺灣保育類昆蟲圖鑑。我瞭解到,不是每一個小朋友,都喜歡大自然。但是,我告訴他們:

「不管這些昆蟲,美美的,或是醜醜的,我們都要保護牠們。如果有一天,保育類生物都不見了,像是恐龍一樣的消失了,大家心裡頭會不會很難過?」小朋友大聲的說,會!

我知道,有時候我們的觀點,有可能是生物中心主義,有可能是生態中心主義。但是,雖然在現實之中,很難辦到。如果,不從小時候就給小孩一些觀念,長大之後,人類物質中心主義,會指導他們一輩子;科技人類失控的世界,離滅亡也就不遠的。唉,我就是這樣容易操心。

孟子說得好:「人之有德慧術知者,恆存乎疢疾。獨孤臣孽子,其操心也危,其慮患也深,故達。」

我是方偉達,我不是教學達人,只是一個五歲臺灣孩子的爸爸。2017年冬至,在台北市某幼兒園,幫小朋友講環保故事。

#當黑暗最漫長闇黑世界即將遠離。
#黎明也會一天比一天早起。
#講課要趁早最好是幼兒園就開始。
#不管你是大學教授還是故事達人都要謙虛。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