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倪世標長官

方偉達老師 2017年7月4日 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19620925_1336206649820735_5911836925560360068_o倪世標是我到了環保署當科員時的處長。我記得我當年28歲,剛到環保署報到,我覺得這個處長真親切,就大膽的問:「處長,你怎麼那麼年輕?」當時倪世標是47歲。「我們年輕,對你們不是好事呀!」我一聽,覺得這個處長真直白,是個好人,也是個好相處的長官。我瞭解,他指的為,長官如果太年輕,一個蘿蔔一個坑,你就不可能有升遷的機會。所以,在公家機關,升遷和能力和學歷無關,和命運有關。我ㄧ定要這麼說,因為,我在環保署幹了十二年的科員。

當年,我放棄了總統府六職等的缺,為了國家環境,到了環保署,當一位高考及格,五職等的科員。我很笨嗎?也不會,因為待在環保署,是我的興趣,我每天晚上加班,忙到很晚。我當時,擁有留學美國環境規劃碩士的學歷。我的長輩說,公務人員不要博士啦,有留美碩士就可以啦,我只好放棄追求博士的夢,28歲回台灣進入公職。

倪世標當年又問我說:「你為甚麼要進公家機關?」我覺得他的問題真好笑,當然是要為國為民呀。但是,我不吭聲,因為這樣說,很虛假。
他又自問自答地說:「啊,因為公家機關比較穩定啦。」

這ㄧ點,我不太認同,我不是為了穩定而來,而是為了國家的環境。但是,我不吭聲,因為這是處長的幽默。

我很感謝的為,他當年為我爭取到專員缺,但是因為他調去當主秘,這個缺被下任不知情的處長用掉了。當台灣SARS鋪天蓋地而來,我在德州農工大學念博士,我開著車,去了許多大賣場,用航空空運寄了好幾大箱的醫療用口罩給處長,希望環保署的同事都用得上,因為我感謝他幫我。

當年,我因為哈佛中華民國國旗事件,拿了碩士被迫離開哈佛,博士班只有中斷。當倪世標知道之後,知道我考取教育部公費,有三年的時間念博士,我已經在哈佛待了一年半,哈佛也答應給我碩士;既然還有一年半的時間,請環保署劉宗勇科長(現在的處長)拜託張尊國教授,張尊國教授拜託譚義績教授,譚義績教授拜託德州農工大學陸國先教授,在一個月之內,幫我辦妥入學手續,讓我在德州農工大學重新開始。當然,哈佛博士班的學分歸零,重新開始。

可以說,在緊要關頭,一個長官,可以救一個科員的一生!

當我拿到德州農工大學的博士之後,倪世標已經到了台北市政府,繼續為人民服務。我感謝倪世標還有一個原因,因為我岳父在輔大擔任系上修繕和總務工作時,倪世標的夫人黃韶顏教授,當年是我岳父的長官(系主任),他對於我岳父很照顧,直到前幾年我岳父因為年紀關係,離開輔大。

總是,為官之道,就是要讓屬下感恩涕零。但是,人呀,在當官時作威作福,常常退休之後,沒人來探望,沒人來關心,就是積德不夠,這是當長官須要引以為戒的。

我懷念倪世標處長,我的老處長,他是一位好處長。我們這一群環保署的老部下,應該每年都去看他。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