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改論文的時刻

方偉達老師  2017年5月25日 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18620792_1293767290731338_8527928533940030853_o我的碩士學生說:「對於寫作,從我小時候就一直不拿手」。我在看學生的論文時,突然冒出這一句話來,我看了愣了一下。其實,學位論文的寫作,是一種寫作的初階。比起散文寫作的寫作技巧,學位論文寫作只要一步一腳印,不耍花招,謹慎推估,其實比其他的文體,例如劇本、散文、小說等文體,所用的文字技巧算是少的。我記得我在幫《人本教育札記》撰寫專欄時,當年我剛得金鼎獎,結果得獎一剎那,我在寫作次一期的文章,就被主編退稿了。我摸摸鼻子,心有理虧,埋頭再寫,心中是百感交集。 Continue reading “修改論文的時刻”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I級期刊真的為驗證學術真理的唯一標準嗎?

方偉達老師  2017年5月24日 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I級期刊是賈菲爾德(Eugene Garfield, 1925-2017)創建於1964 年的期刊引文目錄。當初,賈菲爾德針對期刊的選擇模式,包括期刊出版標準、編輯內容、國際多樣性,以及引文分析,進行考證,後來由美國的科學資訊研究所(Institut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, ISI)所出版,成為一種期刊文獻檢索工具。ISI結果為科睿唯安(Clarivate Analytics)所擁有,科睿唯安前身是湯森路透(Thomson Reuters)智權與科學事業部。SCI、SSCI都是這些龐大的資料庫中的一部分。 Continue reading “I級期刊真的為驗證學術真理的唯一標準嗎?”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學位論文寫作

方偉達老師  2017年5月18日 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今天我從早上九點做到下午五點,花了整整八個小時的時間,處理學生的碩士論文。在這個過程中,八個小時不眠不休的工作時間,其中的寂寞和寂寥湧上心頭,我不斷地自我反省。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自我壓力給的急迫感,我需要腦中多巴胺激勵,讓我可以在努力衝刺,讓學生的論文書寫更為美好。但是,我在下午五點,腦中的能量都消耗殆盡了,我發覺我需要補充一下能量,重新從書架上,翻閱了《撰寫論文的第一本書》 (周春塘,2011)、《研究研究論論文》 (吳鄭重,2015)、《如何寫好小論文》 (林金源(譯),2016)、《論文寫作之規範及格式》(三刷) (吳佩瑛,2016)、《敘說分析》(七刷) (王勇智、鄧明宇(譯),2014),甚至,我將宋楚瑜(1984)寫的《如何寫學術論文》(修訂再版)都翻出來,那是我在民國74年,大學唸中興法商時買的書。我不吝惜投資自己,大量買書,我需要自我學習。 Continue reading “學位論文寫作”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我看質性研究

方偉達老師  2017年5月22日 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18557101_1290997691008298_8053028186456812108_n

質性研究的強項,在效度,不在信度;量化研究的強項,在信度,而不在效度。可能同學還是不能理解,因為對於研究,需要這兩種研究都操作過,才能夠心領神會。在質性研究中,主要是解決抽樣誤差。因為我們不是做單一的個案研究,所以要避免論述的謬誤,所以,是有樣本上的問題,要儘量進行抽樣訪談,以瞭解是否已經達到樣本飽和(saturation),可以進行論述。所以,做質性研究的同學,需要告訴讀者你的抽樣方式。在第三章,請說明你的抽樣方式。抽幾家,如何抽?另外,抽樣的研究限制為何,也需要說明。

效度是看問卷和問卷之後產生的內容,所以需要看內容效度。質性研究的效度問題談論的書籍很多,我就不談了。同學會認為,質性研究沒有完全一定可以遵尋的步驟。其實,這是過去的觀念,已經要修正了。 Continue reading “我看質性研究”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我看《人類大命運:從智人到神人》

方偉達老師  2017年3月4日 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16991652_1208166452624756_3635202776999376132_o從「人類主義」到「後人類主義」?

哈拉瑞是我喜歡的一個作者,最近2017年天下文化發行了他的2016年9月出版的《人類大命運:從智人到神人》(Homo Deus: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)中文版。剛開始看的時候,我感覺到,我是不是看錯書了呀。哈拉瑞談到21世紀的人本主義(humanism),討論了「長生不死」、「幸福快樂」,「化身為神」的21世紀主流人本思想。我剛看到了時候,產生了厭惡感,哈拉瑞甚麼時候變成了唯物主義的大腦科學者? 以上談的「長生不死」、「幸福快樂」,「化身為神」,是一種人類高度仰賴科技,自我膨脹的一種說法。這些想法,和道家思惟很像,都是渴望靠著藥物和修練昇天,只是道家講求精氣神的修練方式,和唯物論的大腦科學主義者「置換器官、喝藥自嗨,運用科技」,所換取的「長生不死」、「幸福快樂」,「化身為神」方式不同,但是其實最終的目的是相同的。其實,在理論我們並不陌生,在中國傳統來說,這種自私自利的利己思惟,已經流傳甚久。 Continue reading “我看《人類大命運:從智人到神人》”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《我從不做的研究》

方偉達老師 2016年9月3日 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我從不做的研究,就是台灣閩南人的研究,臺灣外省人的研究,有人問我,為甚麼?我會沒好氣的說,自身的研究,有甚麼好研究?因為我有臺灣人和外省人的雙重基因。我做客家研究和原住民研究,可以上了SSCI和SCI期刊。我都是做和我沒有切身利益相關的研究。那比較有趣。 Continue reading “《我從不做的研究》”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我看研究所教育

方偉達老師 2016年10月6日 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這一段時間,心情很悶,想到過去在美國唸研究所的日子。也翻了一下Cheers 2017年最佳研究所指南,我當然已經過了選研究所的時間,我也在美國度過了三個研究所的時光,最主要的,我要看一下台灣其他大學的研究所,是如何勵精圖治,也看看台灣知名教授的想法,主要也瞭解一下台大葉丙成教授的意見。葉教授有一種觀點很有趣,他說:「面對未來的考驗,我的理念是,不能把學生關在教室裡面」。我前幾天給大學部同學的貼文說:「教室是最後知識分享的場所,但是不是我們環境教育上課的主場地」。看看主流教授的想法,印證自己的觀點,有時候自己心理的感覺會好過一點。 Continue reading “我看研究所教育”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從「情緒商數」到「環境商數」—談丹尼爾・高曼

方偉達老師 2017年1月6日 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1995年丹尼爾・高曼(Daniel Goleman)出版了《情緒商數》(Emotional Intelligence, 1995, Bantam Books),當時情緒商數簡稱EQ,在臺灣的書市引起很大的迴響。我當時在環保署,規劃國民小學學生的環境教育,推動了環保小署長系列的小小環境規劃師等活動,讓全臺灣1174所小學共同推動環境保護的社會服務,並且讓五年級的小學生,進行環境規劃論文的寫作,小學生們紛紛研究流浪狗、校園環境噪音、垃圾大戰、巧克力小溪的問題。 Continue reading “從「情緒商數」到「環境商數」—談丹尼爾・高曼”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我看殷海光的《思想與方法》

方偉達老師 2017年1月4日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15826239_1148437338597668_9123286237161108475_n水牛出版社出版殷海光再刷的《思想與方法》(2013),我覺得是寫論文必備的書,我從其中獲得了邏輯辯證的好處。尤其在東方人邏輯分析上,最弱的部分,殷先生在「導論部」將邏輯經驗論(Logical Empiricism)的內涵,說得很清楚,可以指導我們思辯。雖然,邏輯經驗論(Logical Empiricism) 還是有辯證上的弱點,也就是,看到的東西,都不一定可以說明是正確的;何況是沒有看到,沒有經驗的東西,如何證明「真」,如何證明「偽」呢?

所以,當「邏輯實徵論」受到挫敗的時候,殷先生的「邏輯經驗論」是可以進行闡釋的。但是,需要理解人在經驗事物的時候,所採用感官觀測來實證,這些感官看到的,是不是都是真實的呢?或是我們的經驗,是不是都帶有文化的偏頗?語言的謬誤呢?以及認識論的偏見呢? Continue reading “我看殷海光的《思想與方法》”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

貪多,故記不得

方偉達老師 2017年1月3日撰 原刊於方老師臉書

15823155_1147640088677393_372682267568194989_n年輕時,總覺得考試是一種壓力,一直在等待不用考試的那一種日子,後來,我發現當教授不用被考試,那是一種很好的方式,甚至連背書都不用背,感覺真好。我看了看,對於傳統要記憶、要背誦的教育,我感到十分的困惑,後來,我告訴學生,我的考試都是open book,學生可以看書考,但是,我出的題目暨難且活,沒有理解,或是上課不來聽,可能可以寫出來,會有基本分;但是,還是要有一點自己的見地,才能夠高分。這是一種不靠背,考理解的學習方式。

我在年輕的時候,背不出甚麼句子,記憶不好。我記得我看了12世紀南宋朱熹(1130年-1200年)的語錄,到了現在還是不理解這一種記憶的道理。原文是說:…一學者,苦讀書不記,先生曰: 「只是貪多,故記不得。福州陳正之極魯鈍,每讀書,只讀五十字,必二三百遍,方熟。積習讀去,後來却無書不讀。」朱熹老呀,朱熹老,您老教了八百年的中國人,但是這一句話,我相信八百年後要好好的研究了。 Continue reading “貪多,故記不得”

FacebookGoogle+TwitterLine